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要闻
情系东江源头 传承红色基因
发表时间:2019-05-14 来源:深圳晚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位于寻乌县的毛泽东旧居。 深圳晚报记者 陈玉 摄

 

  ▲毛泽东寻乌调查纪念馆。寻乌县委宣传部供图

 

  ▲寻乌调查纪念馆内,描述毛泽东寻乌调查的画作。深圳晚报记者 陈玉 摄

 

  古柏烈士纪念碑。 寻乌县委宣传部供图

 

  

  寻乌,是一块绿色宝地。东江源头桠髻钵山古木繁生,百水成川,千壑竞绿,风景如画,一川江水,哺育了千万东江儿女。寻乌,还是一块红色故土。一处处浸透着革命先辈智慧与鲜血的红土地,向人们展示其伟岸而厚重的身躯。毛泽东、朱德、古柏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这里进行过伟大的革命实践。今天,我们一起走进寻乌,感受红色情怀,追忆峥嵘岁月。

  唯实求真,两篇著作闪光辉

  1930年5月,红四军攻克寻乌县城。寻乌位于赣粤闽三省交界处,是了解城镇工商业状况的便利之地。毛泽东利用红军在安远、寻乌、平远分兵发动群众的机会,在寻乌开展了20多天的社会调查,对寻乌的行政区划、地理交通、商业活动、土地关系、土地斗争的状况,进行了全面而详尽的考察分析。这是毛泽东早期规模最大的一次社会调查,不仅全面调查了农村,还第一次调查了城镇。

  深晚记者来到寻乌县城南面的马蹄岗上,一栋名为“毛泽东同志旧居”的楼房座落在寻乌调查纪念馆内。该楼始建于1917年,原本为一个牧师的住宅,当年,毛泽东就住在此处,也是在此开调查会。一盏马灯,一支毛笔,一个方桌,在这栋楼房里,毛泽东写下了著名的《寻乌调查》和《反对本本主义》两篇光辉著作。在这两篇著作里,毛泽东首次提出了“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等著名论断。

  据寻乌调查纪念馆馆长黄少斌介绍,寻乌调查纪念馆前身为寻乌革命历史馆,现主要有毛泽东同志旧居、寻乌调查陈列室、红军医院、红四军干部会议旧址等景点。该纪念馆保留着当年革命先烈住过的简单房屋,有毛泽东、朱德、古柏等老一辈革命家生活工作的痕迹。它是中国革命红色政权建立基地之一。

  毛泽东同志旧居为河石、三合土砌成的二层结构楼房,南面用七根红木柱架起宽约3米的木质骑楼颇为少见,楼上楼下共有18个房间。是一栋颇具中国南方特色又兼有西方风格的客家建筑,是毛泽东在江西革命活动中住过的最好的一栋房子。旧居门前有青翠苍劲的樟树和刚毅碧绿的铁树,另外还有一些桔子树,它们环绕着旧居,衬出了青枝绿叶、红楼青瓦交相辉映的图画。而小楼右边则是寻乌调查陈列馆,里面陈列着一批珍贵的革命文物和历史资料。置身其中,仿佛一段段红色历史正向人们娓娓道来。

  家喻户晓,寻乌后人谈调查

  说到毛泽东的《寻乌调查》,相信很多人都在《毛泽东选集》中读过此文。

  毛泽东在谈到寻乌调查时曾说:“寻乌调查是1930年5月红四军到寻乌时做的,正是陂头会议之后,汀州会议之前,关于中国的富农问题我还没有全盘了解的时候,同时我对于商业状况是完全的门外汉,因此下大力来做这个调查。”毛泽东作这个调查的目的是为了弄清我国当时的富农现状和商业现状。

  《寻乌调查》在寻乌可谓家喻户晓。据了解,当年跟随毛泽东一起作寻乌调查的参与者主要有11人,他们后代有的至今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刘茂哉曾协助毛泽东进行寻乌调查,并提供大量资料。刘文丙是刘茂哉的孙子,由于爷爷的关系,寻乌调查这个历史事件从小就深深印在刘文丙脑中。他说:“小时候,父亲经常跟我讲爷爷协助毛主席开展寻乌调查的故事。读书后,我除了从课本中学习外,还经常到寻乌调查纪念馆参观。参加工作后,我发现寻乌调查中所运用的许多工作方法都很贴近实际,更是经常拿出来研读。”

  刘秉珍是寻乌调查参与者刘淑士的曾孙,现在是寻乌县晨光镇龙图村党支部书记。所在的龙图村地处偏僻,由于土壤、气候等条件制约,该村不适宜种植果树,村民多以耕田为生,经济发展还比较落后。“我现在是一名村干部,我会秉承寻乌调查深入唯实之风,实事求是,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刘秉珍说。

  光荣革命,红色基因要传承

  毛泽东能写出《寻乌调查》这样的长篇调查报告,和另外一个人的协助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古柏。

  古柏,寻乌县人,于1927年冬建立了寻乌县第一个中国共产党支部,又于1928年3月25日,领导了寻乌农民武装大暴动。暴动失败后,他们坚持革命斗争,建立游击队。1929年春,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主力从井岗山向赣南进军到寻乌时,红十军一部与当地游击队合编为第21纵队,古柏任政治委员,率部开展游击战争。同年10月组建中共寻乌县委,古柏任书记。1930年5月毛泽东开展寻乌调查,古柏做了许多协助与支持工作,这在毛泽东文章中已经提到。

  不幸的是,古柏于1935年的春天,在广东龙川上坪鸳鸯坑被国民党军包围,为了掩护战友突围而英勇牺牲,时年29岁。毛泽东为失去了一位诚挚热情、奋发有为的战友而深感痛惜,于是在给烈士家属的信中深情题词:“愿古氏同胞继其遗志,共达自由解放之目的。”

  深晚记者来到寻乌县镇山公园古柏烈士陵园,瞻仰由邓小平亲笔题字的古柏烈士纪念碑,在寻乌“3·25”革命暴动的场景浮雕映衬下,古柏高大雄伟的雕像傲然挺立。此时,仿佛又听到了昔日那隆隆的枪炮声,不由将人带进那峥嵘的战斗岁月之中。

  寻乌具有光荣革命传统,除了寻乌调查和古柏烈士的事迹,黄少斌还给深晚记者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红色故事。罗塘谈判,记录着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的成功典范;圳下战斗,毛泽东、朱德指挥的著名战斗;罗福嶂会议,毛泽东果断纠正红军队伍里的个人主义倾向,在人民军队发展史上第一次奠定了“党指挥枪”的理论基础……在寻乌,可感受当年的峥嵘岁月,追寻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留下的光辉足迹。

  没有先烈用鲜血谱写的伟大人生,就没有祖国今日的繁荣富强。《寻乌调查》唯实求真精神在深圳得到了大力弘扬,寻乌先烈的红色基因与深圳人一脉相承,与我们每一个人情感相连、命运相通,我们不仅要追寻红色足迹,更要传承红色精神。

    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

责任编辑:吴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