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要闻
把余热献给新生代钢琴教师
发表时间:2018-10-11 来源:深圳商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

  

  

  

  ▲2007年9月,古静丹、潘林子参加第八届格里格国际钢琴比赛获双钢琴组第一名及肖邦作品、茵方特作品两项特别奖。图为但昭义、古静丹、潘林子与评委主席埃纳合影。

   

  

  ▲2006年3月,薛啸秋参加塞黑第三届伊西多拜吉国际钢琴比赛获青年组第一名。

  

  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为深圳培养了李云迪、陈萨、张昊辰等闻名世界的青年钢琴家,在深圳倡导创办了国际上稀有的与交响乐团合作的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把一生的精力与心血都放在了钢琴教育上。日前在深圳艺术学校接受记者采访时,但昭义教授表示,他近两年已经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培养钢琴教师上,为加强深圳师资队伍建设添一份力。

  为琴童学琴的目的而忧虑

  中国音乐家协会在2016年就曾透露,中国有3000多万儿童在学习钢琴,而且每年进入音乐学院学习的学生多达20万人。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学习钢琴似乎成了许多儿童的必修课。“但我们的教师队伍远远不能满足这股来势迅猛的热潮。”但昭义教授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甚至传言上海音乐学院烧锅炉的也来教钢琴。那些年,确实声乐的、民乐的、作曲的都来教钢琴,这是事实。”

  2000年以来,李云迪、陈萨、郎朗的成名让中国儿童学琴需求井喷,但昭义教授却认为,现在学琴的孩子、家长有各式各样的目的,多数都为了考一个高级别的证书,而真正以提高艺术修养为目的却少之又少。“这是我忧虑的根源。”但昭义告诉记者,“美国教育科学院做过一个‘你认为什么知识最有用’的问卷调查,有5万多个本科毕业生参加,毕业5年的认为基本技能最有用,10年的认为是基本原理,15年的认为是人际关系,15年以上的回答是艺术。”

  “在我们的人生当中,只有逐渐走向成熟才意识到艺术教育的作用。”但昭义教授指出,“从这一点来看,中国的钢琴教育存在着大面积的功利性的学习,或者说盲目性,很多老师也不懂得去矫正。”但昭义认为,弹钢琴的记忆性很强,学会弹一首曲子,却没有回到音乐本身的表达,音乐没有在内心成为一种热爱,那么就不可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没有留在心中,那就是白学了。”

  音乐的社会功能是强大的,它看不到、摸不着,却和人的心灵最接近。“音乐能成为国际通用语言,其根本点就是人类的情感。音乐对人发挥作用,才能成为一种素养,滋养人的心灵。”但昭义说,“钢琴老师首先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具有这种思想和情怀。这个工作确实是非常艰巨的,面很广,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编纂钢琴基础教材是一生夙愿

  但昭义教授今年已经78岁高龄,仍然为钢琴教育事业奔忙。他现在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对钢琴教师的培训上,想把多年的基础教学经验、感悟分享给年轻的老师们。“对广大琴童来说,不是只为了学会弹钢琴曲,而是通过钢琴学习音乐,提高艺术素质。所以在中国有一个特定的情况,音乐文化还处于发展早期,师资力量不够。”但昭义说,“除了数量不够,质量也存在问题。大部分老师还在用18、19世纪很老的教材。”

  因此,但昭义教授总结50余载教学经验,以其感悟之精髓,呕心呖血主编了《新路径钢琴基础教程》,这套教材适用于中国基层老师的基础教学,以全新的理念、科学的路径、规范的技能技巧和音乐表现要素去指导学习者,在教学实践应用中已取得良好的社会反响和教学效果。“这是中国第一套、也是唯一的兼具科学性、系统性、民族性、趣味性的钢琴基础教材,把我对基础教学的认识、理论、实践经验、曲目都纳入了,是民族音乐内涵的一个载体。”

  但昭义表示:“以前我也在各地宣讲钢琴基础教学,讲完以后,老师们都说收获很大,但在教学中应用的很少,所谓的受益匪浅之后没能贯彻到教学中。所以说编纂《新路径钢琴基础教程》这套教材是我一生夙愿,把我自己的实践经验都用这套教材作为载体,虽然还不完善,但是目前在中国是唯一的。”

  《新路径钢琴基础教程》自2016年10月出版以来,在全国各个城市宣讲这套教材成了但昭义教授的工作重点。“我想,影响一个老师就可以增加几十个学生,一片一个地方。中国还有我讲不到的地方,那今后我就想做成视频放在网络上。”但昭义说,“我的出发点就是让琴童在技术上能够得到科学路线、科学方法的基础训练,能够通过钢琴学习音乐,接受音乐无比强大的社会功能,对品格修养发挥作用,通过钢琴受到艺术熏陶,提高个人品质。”

  年近80还在教00后弹琴

  年逾古稀的但昭义教授将有限生命之年的工作定位为,侧重于教师培训的“余热工程”。“因为我现在这个年龄已经不太适合教太小的孩子了。”但昭义笑着说,“多年前,四川音乐学院就想把我聘回去,我一方面太忙,另一方面,去那边用什么样的方式工作这是一个问题。”直到2009年,薛啸秋(现改名为薛汀哲)马上要从深圳艺术学校毕业,但他想继续跟随但昭义留在深圳。“我说这样你就没学籍了,他说可以啊,我说不行。”

  正好四川音乐学院又来动员但昭义回去,但昭义教授于是想出了一个办法,让薛啸秋考川音。“这样我可以去川音继续教他,因此就利用这个契机过去办办讲堂、上上课。”后来,潘林子、古静丹、杜天奇等学生也都效仿薛啸秋,在四川音乐学院与但昭义再续师徒之缘。“我现在在川音还有一些学生,所以原则上半个月去一次四川。”但昭义教授告诉记者,“小的孩子我就不接了,因为这不是一两年的事,我2020年就80岁了。”

  然而在三年前,醉心钢琴教育事业的但昭义教授还是因为不想错过好苗子而接收了一个小学生。但昭义告诉记者:“这个孩子是从郑州过来的,有潜力,但个性比较强,因为他觉得自己弹得好。他刚来的时候我觉得挺不好教的,就慢慢磨合。三年过去了,他能力上有很大提高,但按照我这个路子的话,在音乐表现上还有很多不足。他今年进初中了,这个孩子是个好苗子,虽然我外面活动很多,不能给他非常规律化地上课,但还是想把他重点培养下。”

  记者 祁琦/文 韩墨/图 

  

责任编辑:吴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