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鹏城 > 精彩活动
“深圳声音”闪耀世界古典乐界
发表时间:2020-09-10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青年钢琴家罗维

  日前,从深圳走向世界舞台的优秀青年钢琴家罗维在深圳音乐厅连续带来了两场高品质的钢琴独奏音乐会,站在“黎明之际”以琴声诉说心声。13岁圆梦柯蒂斯音乐学院,18岁成为环球唱片公司签约艺术家,获得吉莫尔杰出青年艺术家奖,19岁发行第一张专辑……出生于1998年底的深圳女孩罗维正快速成长为古典乐界一颗闪耀的新星。日前,罗维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这位人们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回顾了自己的艺术之路,青春洋溢却也掩盖不住超乎同龄人的成熟思考。

  抓住每一个机遇,拥有不一样的快乐

  从小,罗维就展现出对于音乐的敏感,她将这种最初的喜爱归结为一种“直觉般的,被艺术氛围的吸引”。5岁时,罗维跟着妈妈在深圳看了一场俄罗斯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其中一幕,白天鹅们俯身于地面,一层薄纱从天而降,在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之中,她第一次被舞台上这种悲伤而又充满美感的气氛所吸引,至今难忘。在亲近艺术的几次尝试之后,罗维笃定地选择了钢琴演奏这条更适合自己的道路。

  注定要走艺术道路的孩子,成长脚步总是更快一些。5岁学琴,6岁在香港举办了自己第一场独奏音乐会,10岁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附小,11岁摘取了波兰肖邦青少年国际钢琴比赛魁首,一个月后,罗维又将德国拉赫玛尼诺夫青少年国际钢琴比赛的第一名收入囊中。

  将大量精力用来练琴,是罗维快速成长的保证,而她却并没有表现出人们想象中的疲态与叛逆,“我小时候是很开心的,尤其是学完一首曲子的时候。”来到上海求学之后,尽管有妈妈在旁陪伴,罗维仍感受到了最初的艰难与压力。身处异乡,竞争激烈,罗维坦言“那时有一种随时准备战斗的心态”。

  凭着一股定力,罗维在11岁时抓住了一次给时任上海爱乐乐团音乐总监汤沐海试奏的机会,欣喜的汤指当即建议她在短时间内拿下普罗科菲耶夫技术难度要求甚高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初生牛犊的罗维不畏艰难,通过两个月时间的练习,最终跟汤指执棒下的上海爱乐成功合作上演了这部艰深的巨作。

  年少有为,13岁梦圆柯蒂斯音乐学院

  有着“独奏家的摇篮”之称的柯蒂斯音乐学院,是全世界音乐学子向往的地方,郎朗、王羽佳、张昊辰等中国钢琴家均诞生于此。13岁这一年,罗维从上音附小请假赴美考学,向着这所名校发起冲击。要知道,柯蒂斯音乐学院每年的招生人数并不确定,名额取决于当年有几名学生从该校顺利毕业。罗维从当时290位实力非凡的资格考生中脱颖而出,考取了当时仅有160名在校生的柯蒂斯音乐学院。

  更让罗维激动的是,自己一下子拥有了时任院长加里·格拉夫曼和钢琴名师罗伯特·麦克唐纳德两位导师,这在柯蒂斯钢琴系历史上还是头一回。然而,两位艺术风格和教学风格截然不同的顶级导师坐镇,并不是件轻松的事,面对常常截然不同的指导意见,罗维起初有些无所适从。“格拉夫曼更强调大体风格的把握,麦克唐纳德就非常详细,可以花一个小时抠一个乐章的细节。”不仅如此,两位导师都希望听到罗维呈现不同的曲目。罗维很快适应了这种学习风格,并渐渐敢于主动提出自己的演绎想法。“他们很高兴我能够拥有自己独特的对于音乐处理的想法。”

  需要罗维适应的还有很多。在每周四的钢琴大课上,所有钢琴系的学生都得轮流上台表演,并互相讨论。第一次上课时罗维才13岁,最大的学生已经28岁了,其中不乏许多已经成名的演奏家,这对于胆量和演奏都是一种极大的锻炼。不仅如此,罗维还常常报名参加免费向费城市民开放的校内音乐会。凭借着出色的表现,她还获得了一次面向学校赞助人展开的独奏音乐会,在这场音乐会上,14岁的罗维完整演奏了长达30分钟的俄罗斯作品《图画展览会》,令观众大为震惊。为此,柯蒂斯音乐学院的校长专门为她发来了感谢与鼓励的邮件。

  在柯蒂斯钢琴系,罗维从小小少年成长为有为青年,进入大学课程后,罗维最喜欢的就是与朋友们放学后,一起排练室内乐,常常直到凌晨。而第二天,她又能起个大早,健身、练琴、上课,并兼顾着各大乐团发来的演出邀约,“在飞机上写作业,补功课”是她在演出季的常态。“从小我妈就对我说,‘时间就是生命,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说起这句很“深圳”的口号,罗维用爽朗的笑声完成了自己对于校园生活的回顾。

  “不断向内心寻找,答案就在我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

  “如果没有文化,就只能成为一个音乐匠人。我一直认为音乐是从心里来,到心里去的。”罗维清楚地知道,在中国从不缺演奏技术好的孩子,因此她对自己有更高的标准。为此,罗维专门找老唱片,研究大师们的音色与叙事方式,也积累了大量的人文社科知识,摸索着自己辨识度的打造方法。

  她谈到了自己第一次听到肖斯塔科维奇《24首前奏曲与赋格》时的场景,从纽约到费城的火车上,这首曲子中的恐惧、绝望与悲凉带给她的冲击让她几乎哭了出来。后来,她在自己的同名专辑《WEI LUO》中录制了这首曲目,带着初次听到这首旋律时的震撼。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用整版点评她的琴音:“她的音乐比她的年龄至少成熟二十年。”

  罗维喜欢俄罗斯流派的作品,也喜欢贝多芬,吸引她的是音乐背后作曲家强烈的精神品格。“他们的作品都有一种我很喜欢的悲剧特质,但是在这种悲剧中又蕴含着乐观。比如在痛苦、抑郁中苦苦挣扎两年的拉赫玛尼诺夫,却写出了‘拉二’这么一部充满力量的曲子。”如何传递出这种力量?罗维表示:“不断向内心寻找。我一直认为,答案就在我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为此,罗维试着将自己的经历与想法揉入音乐,用手上的水平弹出尽可能复杂的感情。“我希望在100年后,有人听到我的演奏和我的唱片,他们能被我的音乐感动到”,罗维说这是自己的目标。“不断向自己内心深处想要的音乐靠近,这是一辈子的事业,因为艺无止境。”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张锐


责任编辑:陈昕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