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鹏城 > 国学经典
穿过七千年,让我们重新认识深圳
发表时间:2020-12-11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屋背岭遗址发掘现场

  唐际根教授团队工作照

  屋背岭遗址陶钵

  一块刻满了条纹的石块,不久前尚被埋在宝安西乡三围村后山的山坡,如今却摆在了南方科技大学社会科学中心讲席教授唐际根的案头。

  这块平平无奇的石头,把不同时空的“深圳”连接在了一起。唐际根告诉记者,这是六千多年前古“深圳人”用来制作树皮布的工具。2016年,在建设深中通道的基建过程中,深圳市考古鉴定所在三围村后的下角山发现了它,一同出土的还有深圳远古人类的其他文物。 “深圳其实很早就有人类活动,深圳市考古界人士经过长期的田野考古工作,早已证明至迟7000年前,深圳便有人类居住。”唐际根说。

  南科大校园的“文物风景”

  三年前,长期从事商周时期的考古研究,并在甲骨文出土地河南安阳殷墟主持考古发掘二十余年的唐际根南下南方科技大学。他最初的想法是,南科大理念新、设备好,学科配备齐全,可以借助这里的条件对他此前发现的文物开展更深入的研究。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踏进南科大校园,便看到校园内外多处丘陵前矗立着“商周墓地”的保护碑。似乎命运注定他要与商周考古打一辈子交道。

  “南科大校园里的‘商周墓地’,严格地说是指‘商周时期’古深圳人的墓地。当时我国中原地区是商、周王朝先后控制,但此时的深圳并未形成王朝。按照考古学的习惯,通常对此类无文献可考而又未进入国家社会的古遗存,称之为‘某某考古学文化’。南科大的商周时期遗址,比如屋背岭遗址,可以概称为‘屋背岭文化’。”唐际根指向校园中部的一座山头表示,屋背岭遗址曾经由广东省考古所、深圳市考古鉴定所共同发掘。南科大校园内除了屋背岭遗址外,还有光东山遗址、麻坑窝遗址、无名岭遗址等。这些遗址的地下埋藏文物相似,都是商周时期屋背岭文化的遗存,因此都属于屋背岭文化。

  在一座科技大学中,埋藏着这座城市几千年前的根脉。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景象——在面向未来展开前沿研究的同时,也可以触摸到这个地区悠远的历史。在这个历史与未来的交汇之处,带来了考古学更多的可能性。

  唐际根习惯把研究对象放在桌子上,每天看看,找点灵感。 “你们去找一棵构树,把树皮泡软,然后做一块类似的带条纹的石头去尝试砸一下,体验一下6000年前的古人用石器处理树皮纤维制作树皮衣服的过程。”唐际根把自己案上的条纹石拍子交给学生。

  读地质学的学生小段熟练地答应了,他对各种质地的矿物十分了解,此前他们已经进行了不少类似的“实验考古”。

  “在南科大做考古有很多优势。这座科学齐整、设备精良的大学,我若遇到科研方面的难题,随时可以找到任何学科的教授,化学、地质、物理……提供协助。可能我们一起在食堂吃顿饭,我把我的需求一说,他们回去就能帮我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唐际根说。

  屋背岭遗址曾为“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唐际根认为,谈论历史,并不仅仅只是谈论史书上的记载。“深圳地区在被记载之前,有漫长的时间好像是一片空白,但这并不代表着这里没有人类生活。”

  “屋背岭遗址具有重要考古学意义。此前,我们已经根据深圳东部咸头岭遗址的发现,命名了咸头岭文化。屋背岭遗址所代表的古代遗存,在深圳乃至粤港澳大湾区并不孤立,而是呈片区分布。同一批遗址可以捕捉到相同的文化特征,因此可以命名为‘屋背岭文化’。”他介绍,深圳的史前史自7000前年算起,大致可以概括为三个阶段:距今6000-7000年间属于咸头岭文化时期;距今3000-4000年间属于屋背岭文化时期;距今4000-6000年之间究竟命名为何种文化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资料显示,6000年前的咸头岭文化时期,大量遗址出土制作树皮布的石拍,但距今4000年以后的屋背岭文化时期,纺轮已是古遗址的常见之物。这就说明,深圳历史上由树皮布转型为纺织布的时间,很可能在距今4000-6000年之间。中原地区,纺织布的历史接近6000年。深圳地区人们这一有关穿衣的技术,并不比中原地区晚太多。”他说。

  1999年10月,深圳博物馆在深圳第二次文物普查中发现屋背岭遗址,2001年12月-2002年4月,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深圳博物馆等单位联合对屋背岭遗址进行了正式发掘。发掘中清理墓葬87座、灰坑8座,以及商代至西周初期的155件陶器以及18件石器,还有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陶器、原始瓷器和石器等。当时从屋背岭的南顶、北顶及鞍部都挖掘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文物,部分发掘成果如今分别陈列在南山博物馆及深圳博物馆中。

  “如果放大视野,根据深圳市考古鉴定所的辛勤考古调查,大致3000-4000年前,深圳塘朗山以北的整个西丽地区,存在过一个特大型人类聚落群,居民点数量可能近百处。南科大校园内的屋背岭遗址等只是其中一部分。”对着一幅大湾区的卫星图,唐际根指出上面标注的人类遗址点位,告诉记者。

  作为岭南地区规模最大的商时期墓地,屋背岭遗址的发现令学界颇为震动,被评为2001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北京大学考古学系教授李伯谦认为,屋背岭遗址的发掘意义重大,其既反映了中原文化的共性,又有岭南文化的特性,但是特性是主要的,共性是次要的,说明广东从商时期起就有自己独特的文化。

  尽管发掘至今已经快20年了,但关于屋背岭遗址的研究仍在继续。唐际根在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随葬陶器的拓本,器具有陶罐、陶釜、陶豆、陶碗、陶钵、陶纺轮,纹饰有绳纹、叶脉纹、卷云纹、方格纹、菱格纹、圆圈纹……除了屋背岭之外,珠江口地区多个遗址的文物器具和纹饰也在同面墙展示。这些弯弯曲曲的纹路的演化,有时就昭示着相近文化之间的影响与沿袭。

  屋背岭遗址文物有海洋文化特质

  来到南科大后,唐际根多次爬上学校的几座山头,寻找远古人类的遗迹,还捡到过些许陶片。他发现,只有半山腰的地方能找到陶片。“这说明当时海平面比现在高,3000年前人们只能选择山坡居住,山脚下当时尚属湿地甚至水面以下。”他介绍,这也可以对应深圳地区的地理变化趋势。“在历史上,海平面有时高有时低,考古学家已经观察到史前时期古深圳人的居民点随着时间的变迁,地点的选择有一定高度变化,很有可能远古人类就是随着海平面升降而不断地迁徙。”

  研究助理胡玙璠最近一直在整理大湾区片区考古的资料。她告诉记者,屋背岭遗址的出土文物虽然数量不多,但仍然有其鲜明的特色:“我们在屋背岭遗址中看到有许多容器是圈足环底凹底的。这种形态的器物主要只有中国南方特别是海洋地区发现,很可能与史前时期南方的生存环境有关。此外,我们发现这里出土的工具有网坠、小型的石锛,许多史前遗址甚至发现大量被史前人食后遗弃的贝壳而被称为‘贝丘遗址’。这说明那时的经济形态可能不是农耕为主,而是以渔猎为主的。这些都有鲜明的海洋文化特色,与内陆地区文化的形态是不同的。”

  同时,出土器具还有不少带着波浪纹饰,也颇具海洋气息。经过实验考古,考古学家们发现这些纹饰应该是用贝壳划出来的。具有海洋特征的纹饰还有水波纹、浪花纹等。

  “屋背岭文化的遗址点在深圳特别是西丽水库一带分布得特别多。如深圳大梅沙、向南村等,在香港涌浪遗址、东莞村头遗址等地也出土了相似的器物。所以我们判断屋背岭文化的分布可能是以珠江口为主,主要集中在深圳,还包括周边的香港和东莞一些地区。”胡玙璠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大致掌握了屋背岭文化的时间起止和空间分布,还有一些内涵特征还没有解决,例如当时居住的聚落是怎样的特征、他们当时的房屋是什么样的,这支文化后来消失,是到了哪里去,还需要深入研究。”

  对于古深圳的研究,留下的谜团仍然不少,但唐际根认为,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寻找,而深圳人也应当对自己城市的历史有更多的好奇与探索。“站在改革开放的原点,深圳不止有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史,朝时间轴的另一个方向,深圳还有七千年的历史,这七千年历史是深圳的根脉。”唐际根说。

    ■ 深圳特区报记者 韩文嘉

责任编辑:陈昕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