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鹏城 > 国学经典
清代螺女年画
发表时间:2017-08-08 来源:深圳晚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及至清代,民间始见有螺女题材的年画流传,这是螺女故事大行于世的标志性事件。

  苏州桃花坞年画有一帧《山海经各种奇样精妖》,共绘妖精二十种,多为螺类成精之状,与此相似的还有《四海野人精》等图,皆出自桃花坞年画。该图的清代古版如今已经难得一觅,幸得1912年刊本《中国民间信仰研究》一书,该书由法国传教士禄是遒编撰,内中收集了大量包括中国年画、符咒在内的民俗图片资料,许多早已失传的民俗资料,在禄是遒的书中得以保存,其人其书功不可没。

  禄是遒生于法国,1884年来到中国,在江南一带传教三十多年。与此同时,在上海、江苏、安徽和全国各地调查中国民间习俗,他也定然到过苏州一带,彼时正值清末,江南一带木版画正是成熟期,尤以桃花坞年画为盛,这幅《山海经各种奇样精妖》赫然在禄是遒收罗之列。图中每像配有释文,各有名目,可看到海波螺精、泥螺精、田螺精、石螺精、螺丝精、海蛄精等六种螺精,有海螺,亦有淡水螺,种类繁多,余者为虾、蟹、贝、龟等成精之状。虽然打着古书《山海经》的幌子,但这些形象都是民间画师自创的了,图写精怪,无疑是在向《山海经》的伟大传统致敬。图中所绘精怪全是女性,且穿着打扮为清代女子的日常装束,如泥螺精身穿的蓝褂紫裙,是为嘉庆、道光年间的女性服饰,海波螺精等精怪则着肚兜,至于发式,则是脑后挽髻,带有鲜明的年代特征,生活气息浓郁,颇接地气,甚至不见丝毫妖气。这一组海怪的形象属于叠加式,即螺壳之上踞坐各式女子,或者虾壳蟹壳上踞坐女子,并无半人半兽式的异形组合。叠加式的螺女图,无疑减轻了恐怖因素,更易被人接受。

  螺女故事在年画中寻得了与日常生活审美的对接之路,因而得以集束式爆发,呈现出枝蔓芜杂的螺女家族体系,恐怖与奇幻退隐,趣味与诙谐代之而起。民间画师对这一题材的喜爱,乃至不厌其烦地描绘,赋予了每一种螺以鲜活的生命,我们可以从中看到民间趣味对古老题材的改造,足以将野性消磨殆尽,换做喜庆祥和之貌。

  颇可玩味的是,桃花坞年画《山海经各种奇样精妖》中所列螺精的名目如海波螺、泥螺、海蛄等,多是民间俗称,许多名目由清代沿用至今,仍在东南沿海的渔民中使用。这是对螺女故事的民俗化加工,更见海洋民俗的趣味,海滨之民见之则喜,指点辨识之余,由图像又能引发出若干代代相传的民间故事。在胶东民间游艺活动中,甚至有一种“跑海物”的舞队表演,颇可见螺姑故事的余蓄。“跑海物”的道具由当地居民就地取材自己扎制,用杨柳枝或高粱秆做成各种海物的骨架,再糊上白纸或白布,然后彩绘成海物之形,表演者钻进海螺、蛤蜊或螃蟹等道具中,模仿其习性和动作,随着锣鼓唢呐的响动进行表演,每每令人忍俊不禁。这种场面,俨然是桃花坞年画《山海经各种奇样精妖》的现实翻版,螺女故事类型在民间的强大生命力可见一斑。

  螺女裹挟了渔夫的想象而变得光彩照人、妖艳无比。她从海上来,象征着未知世界的无限可能。因为有了螺女,中国渔夫的梦境才更加斑斓多彩,漫长而又无奈的海上生活因之有了暧昧的希望。

 

责任编辑:方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