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鹏城 > 国学经典
“天堂”是抽象的
发表时间:2017-05-19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有谁知道天堂的样子,美丽的天堂究竟是怎样的美丽,是什么颜色,有多大小,是否住着貌美的神仙。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吴冠中的画作《小鸟天堂》呈现的是一个神秘而抽象的梦幻天堂。画面上,浓黑的重线与浅灰的淡线纵横、疏密地相交又相离,乱中有序,缠绵纠葛,藏于线条间的黑点时隐时现,像一只只黑色的眼睛,又像一个个黑色的精灵,灵动而激越,在重复、近似、放射、密集、渐变的手法中构成了一座扑朔迷离的“小鸟天堂”。

小鸟天堂 吴冠中 作

  这幅作品创作于吴冠中的“黑色时期”,此时他的画风已从具象发展到抽象的阶段。这是他艺术风格走向成熟而厚重的时期,不仅是抒情的银灰,纯净的素白被浓厚、深沉的艳黑所替代,而是艺术手法的表现愈加抽象,线与点的使用,无穷组合,变幻莫测,愈加令人难以捉摸。从具象走向抽象,诚然是艺术逻辑的上升,更意味着他向更远的精神领域进发。

  实际上,上世纪80年代,吴冠中就在《美术》杂志上发表了《关于抽象美》的讨论:当他在野外写生的时候,“白纸落在草地上,阳光将各种形状的杂草的影子投射在白纸上,往往组成令人神往的画面,那是草的幽灵,它脱离了躯壳,是抽象美的形式”。有谁能画出草的幽灵,牧师说人是有灵魂的,它有七克重,这就是抽象的意义与魅力,这是个人情感的挥洒,里面是自由与创新的精神。

  早春季节,南国的路边一株株盛开的木棉,诗人说这“红硕的花朵,仿佛是沉重的叹息”,但它更像一座座失火的天堂,千朵、万朵燃烧在天宇,无边无际。艺术世界的最高境界恐怕就是这种无法言说的,可以飞翔起来的自由。

  “天堂”是抽象的,然而,“小鸟天堂”却真有其所在,在今天江门市新会区的天马村。上世纪30年代,巴金先生写下《鸟的天堂》一文,吴冠中心久久向往之,想必是他画中的天堂,欣然前往,当小船靠近鸟的天堂的时候,发现竟是一株几百年的大榕树,独木成林,子子孙孙,密密匝匝的小鸟围绕其中。于是随兴点染,便成了天堂。

  从实到虚,从具体到抽象,需要一个心理的内化过程。在吴冠中的艺术天堂里,他把物象本身的美抽离出来,将构成榕树与小鸟的美的因素和条件抽离出来,那就是表现在他作品中抒情婉约的线和灵动激越的点。这些线与点虽然来自于物象,但是他概括、发展、提炼了这些美的因素,又完全脱离了具体物象,而以构成绘画的抽象元素存在,因此他的画面现代感十足,犹如儿时的万花筒一般,千变万化,构成了抽象的天堂。

  黄河浪在《故乡的榕树》中轻轻地呼喊:“我的心是只小鸟,飞过迷茫的烟水,飞过苍茫的群山,停落在故乡的榕树上”,所以说,天堂中的小鸟是吴冠中心中的小鸟,只有心中的小鸟,才知道天堂的样子,它们或者飞翔,或者停落,或者轻唱,通过点与线的轻重缓急,高低起伏,抽象便具有了诗意与情感,传达了吴冠中的精神意境。

  这是一幅有情有意的画作,仿佛能听到小鸟的欢叫和低唱,这是画家情感的波动,造成了这种韵律和情调,是一曲可视可感的乐音。榕树仿佛是天堂里的神树,小鸟是神树上的精灵。这是一幅有声音的画作,它的声音来自于天堂。(刘洪霞)

责任编辑:蔡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