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鹏城 > 国学经典
诗词为什么要讲格律
发表时间:2017-03-10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央视《中国诗词大会》节目赢得了不少观众的喜爱,但该节目也显露出其评委缺乏诗的基本素养。作为文化名人的康震与郦波,分别在节目上秀了一把自己作的诗和集句诗,一下子就露出他们于诗词一道,实为门外汉。面对诗词界铺天盖地的批评,他们一定在想:格律真有那么重要吗?难道作诗不是意境更重要?郦波的粉丝也不理解,认为是诗词界的人蹭热度,借郦波出名。其实,不通格律,根本不可能写出有意境的作品。格律还真就极为重要。

  何以故?在此先要解释何为格律。

  近代桐城派大家姚永朴《文学研究法》“格律”篇指出:格、律本为二词,格,是指诗文所当达到的文体风格,律,是诗文所不当凌犯的戒条。凡为诗文得体者,即谓之有格。一篇文、一首诗有其独特的面貌,亦谓之有格。《朱子语类·论文》曰:忌意凡思缓,忌软弱,忌没紧要,忌不仔细,忌辞意一直无馀,忌浮浅,忌不稳,忌絮,忌巧,忌昧晦,忌不足,忌轻,忌薄,忌冗。方苞曰:古文中不可入语录中语,魏晋六朝人藻丽俳语,汉赋中板重字法,诗歌中隽语,南北史佻巧语。曾国藩云:大抵剽窃前言,句摹字拟,是为戒律之首。如此等等皆文章之律。又如古风不可掺杂进近体诗的句法,不可失韵,不可平仄通押,须高古质朴而不能繁缛绮艳;近体诗不得出韵转韵,不得犯孤平、三平尾,不得失粘失对,不可写得像词;词不可违背词谱,不可写得有村俗气,莫一而非其文体戒律。故知我国古典文体,莫不有格律,盖不独近体诗为有格律也。

  认为只有近体诗才有格律,古体诗就是中国古代的自由诗,这是一个积非成是的谬见。其实,我们平常所讲的近体诗的格律,只是近体诗声韵安排的戒律,不涉及其文体格调。更确切的说法是韵律——规定了诗的声韵如何安排的戒律,即关于诗的声韵的游戏规则。常见有人作绝句律诗不合律,以“古体诗”自解,便是不明古体诗亦自有古体诗的格律,其辩解也就没有说服力。与其见笑大方之家,不如稍下一番工夫,去了解一下中国古代文体的格律。

  只要是诗,就要讲韵律。吴宓先生说:“诗者,以切挚高妙之笔,具有音律之文,表示生人之思想感情者也。”天下一切事物,莫不兼具内质与外形,天下一切美丽之物,莫不内质与外形兼美。诗为美丽之物,固不待言矣,诗的文辞韵律,便是诗的外形,舍优美之文辞,动听之韵律,则不能成其为诗。

  诗有韵律,本出天然。人类用语言表达人的情感,每有不足,故语言以外,更须有咨嗟咏叹,为语言之助兴,好让表情达意的语言更加婉转动听。咨嗟之不足,继之以咏叹,咏叹之不足,遂发展为歌唱。诗赋词曲之韵律,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自然地被发现了。韵律是为了让文本更加美听,使之声情并茂,它的作用乃在助成天赋,而非以之为枷锁,去束缚人的诗性。法国学者保罗·韦拉里(1871-1945)指出,“诗中韵律之功用,正以吾人出言下笔太过轻易,遂特设此种种严密复杂之规矩,作为抵抗之材料。”又曰,“此等枷锁羁勒,能常紧束诗人之天才,使不至一刻放纵怠惰,而率尔粗心吟成劣诗。”这的确是一个深刻的发现!于诗词格律一道从未下过功夫的人,率尔成篇,绝无可能是及格的作品,便因其下笔太过轻易的缘故。(徐晋如)

责任编辑:蔡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