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鹏城 > 国学经典
芹之云梦
发表时间:2017-03-10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旂。其旂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诗经·鲁颂·泮水》),远远望见主公鲁侯的旗帜仪帐迎风招展,车驾鸾铃玎珰作响,无论小小随从还是达官显贵,一路迤逦随行。赶赴泮宫水滨的人儿喜气洋洋,采摘水芹菜以备大典之用——每每读到《诗经》中这种神采飞扬兴高采烈的篇什,我就会以为这赞颂之事发生在春天。至于为何?大约是水芹菜在春天最鲜嫩吧?

  《吕氏春秋》中曾有这样的记载,“菜之美者,云梦之芹”。“云梦”可不是一个形容词,是指楚地大泽,也就是说两千多年的老祖宗们认为在云梦大泽生长的水芹最为鲜美。而在盛赞鲁公文治武功的《鲁颂·泮水》中,泮水之泽(今山东境内)的水芹菜应该也一样是“菜之美者”,才将它作为祭典和供奉的菜蔬。

  无独有偶,在《诗经》中,水芹菜还出现在另一场盛事之中:“觱沸槛泉,言采其芹。君子来朝,言观其旂。其旂淠淠,鸾声嘒嘒。载骖载驷,君子所届”(《诗经·小雅·采菽》)。这首诗辞藻华丽,气势轩昂,描述了周天子接见诸侯的盛景。“觱沸槛泉,言采其芹”,清流汩汩,芹菜鲜嫩。这是天子的礼制,如果不是最高等级的菜蔬佳肴,怎么能与天子之德相匹配?我也理所当然地想象这隆重的朝见发生在春日;一年之始,惠风和暖,天子众臣都满怀愿景,祈愿国运昌隆。就连采水芹菜的人,也感到甘之如饴、如沐春风。

  两千年后的今天,人们已经很少去水边采撷水芹菜了。我们在超市肥大白胖的西芹和香气较浓的旱芹中间挑挑拣拣。还会有膳食专家提醒你,芹菜有降血压的功用,低血压者不可多食。芹菜的茎和叶柄是食用的部分,斜斜切段,芹菜特殊的香气就直冲鼻子;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它略带药味的味道,更别说气味浓郁的野生芹菜了。野生的水芹菜虽然在中国境内的很多水泽之地都有生长,但似乎确实成了故纸堆里的传说。别说是祭祀供礼,就是闲暇春游时,人们也想不起要采一把水泽之地的水芹炒了吃。物以稀为贵,如此说来,水芹菜倒真真成了山野珍馐,不是达官显贵的特供,而是寻常人家也难得一觅的菜肴。

  “优哉游哉,亦是戾矣”,《小雅·采菽》的结尾这样描述了天下安定无虞的愿景。如若人们安居乐业,优哉游哉,可以春来采撷,秋来收获,不必苦苦找寻野菜果腹,就是好光景。农耕时代的岁月如此,现代社会何尝又不是如此呢?好的光景,无非也是能好好生活,好好吃饭;春天嘴馋的时候还有干净的原野、未被污染的水边有一把野芹菜可采——这也是芹之云梦吧。(冯 娜)

责任编辑:蔡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