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鹏城 > 国学经典
衡山归田
发表时间:2017-03-10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有时在读中国美术史的时候会思考一个问题,如在美术史找一个技艺全面而又富于人格魅力的典范,会是哪一位?我想我会推举明代的文征明。

  文征明(1470-1559),原名璧,字征明。长州(今江苏苏州)人,因先世为衡山人,故号“衡山居士”。生前因才华出众,和唐(寅)、祝(允明)、徐(祯卿)名列“吴中四才子”,身后因画艺超帙又和沈(周)、文、唐(寅)、仇(英)合称画史上 “明四家”,声誉卓著,主持吴中风雅数十年,在世时便号称“文笔遍天下”,以致“海宇钦慕,缣素山积”。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也并非一帆风顺,文征明年轻时节屡次乡试不举,直至人到中年,因官宦子弟出身,品行文章皆出类拔萃,53岁才得应天巡抚李充嗣,尚书林俊等人举荐,始授翰林院“待诏”。明庭翰林院中设有“待诏”一职,《明史·职官志》有记载:“待詔六人(从九品不常设)”,主要工作和职责是:“侍读、侍讲掌讲读经史,侍书掌以六书供侍,待诏掌应对。”所谓“应对”者,可视为皇家顾问,其工作职责主要内容是经史文艺,能得待诏一职不能说光是凭祖荫,非满腹经纶恐不能胜任此职,翰林院待诏在明一代的官衔中虽是个不重要的职官孔目,但由于翰林院的特殊功能,却具有非凡的政坛地位。平心而论,若经过朝政历练,按惯例考评优秀年限符合规定者,文征明是很有可能被提拔为品官。但在明代官场,讲究仕途出身,以科举为正途,至于征聘、荐举等则为异途。文征明任职翰林院仅三年半,虽处事恭和,但却因出身受同僚的白眼:何良俊在《四友斋丛说》中有记: “衡山先生在翰林日,大为姚明山、杨方城(两人皆为进士)所窘。时昌言于众曰:‘我衙门中不是画院,乃容画匠处此耶?’”显然,到明中期,作为画家在社会价值体系中的地位并不高,文征明在翰林院的窘境可知,读一下他在京时的诗作便知:

  五十年来麋鹿踪,苦为老去入樊笼。

  五湖春梦扁舟雨,万里秋风两鬓蓬。

  远志出山成小草,神鱼失水困沙虫。

  白头漫说公车召,不满东方一笑中。(《感怀》);

  天上楼台白玉堂,白头来作秘书郎。

  退朝每傍花枝入,儤直遥闻刻漏长。

  铃索显现青琐静,词头烂漫紫泥香。

  野人不识瀛洲乐,清梦依然在故乡。(《内直有感》);

  七尺藤床一亩宫,青山何处不相容。

  太官底用三升酒,长乐愁闻午夜钟。

  笠泽风烟荒橘柚,横塘秋色老芙蓉。

  几时归去椤伽寺,常伴林僧看古松。

  (《病中有怀吴中诸寺》。

  于嘉靖五年(1526年)的10月10日,在红叶秋风中,文征明请辞离开京城:“独骑羸马出枫宸,回首长安万斛尘。白发岂堪供世事?青山自古有闲人。” (《致仕出京言怀》),从此也开始了他的隐居生活——“杜门不与世事,以翰墨自娱”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中。

  《松壑飞泉图轴》就是文征明回归故园时期的代表作,此作从构图而言可分为二部分,画中上半为主体山景,一峰冲天,丘壑蜿蜒向上,喻君子之志在天人之际,而皴法上可见作者娴熟运用元人王蒙的解索牛毛皴,笔墨绵密深秀,益见山林葱郁,草木华滋,深谷处有一泉飞落,成为画面的气脉所在;而作品下部主要表现松间雅会,古人对松树的画法极为讲究意趣,宋人在《林泉高致》有云:“长松亭亭为众木之表,所以分布以次藤萝草木为振契依附之师帅也,其势若君子轩然得时,而众小人为之役使,无凭陵愁挫之态也。” 在此作中文征明所画的九棵松树皆苍古挺逸,而林下水边文人雅士的雅聚,这正是是文征明林下生活的写照。回乡后的文征明因德才超迈,受到朋辈后学的推崇和尊重,声望日隆,渐成以文征明為首的吴门文化圈子,如王宠、彭年、王穉登、陆师道、周天球、仇英、徐贞卿、何良俊等都是一时之选,影响波及明清两代,文征明也以诱掖后进为能事,如周天球、王穉登更是领袖吴中艺坛均达数十年之久。(陈俊宇)

责任编辑:蔡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