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成年人

孩子们,你们的“书包”还重吗?

发布时间:2024-06-03 来源:深圳特区报

  “模拟联合国”社团讨论中,孩子们当仁不让。

  蛇口海洋科普馆开展融合式教学。

  学校把传统文化课程变成了“民族魂”艺术节。 (本栏图片由上外附属龙岗学校提供)

  “我家哥哥上小学的时候,经常6点多就要起床了;现在妹妹上小学了,每天可以睡到7点30分,足足多睡了一个小时,作业都能在学校完成,书包也轻了不少。”家住龙岗的缪女士坦言,“双减”要求“小学上午上课时间不早于8∶20,中学不早于8∶00”。各项政策带来的教育环境改变,在两个孩子身上体现得格外明显。

  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2021年3月印发《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指南》、5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作业、睡眠、手机、读物和体质管理的“五项管理”通知;2021年7月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一场前所未有的“双减”之战正式打响……转眼“双减”即将3年,3年时间里,“双减”到底“减”了什么?又“加”了哪些“佐料”?

  多元手段实现作业“减量提质”

  根据“双减”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书面作业,三至六年级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60分钟,初中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90分钟——怎样才能让作业“减量不减质”、有趣更有效?深圳中小学的确下了一番真功夫。完善作业管理、优化分层作业、作业设计纳入教研、推动作业创新、搭建作业展示平台,深圳市教科院还以“优秀作业典型案例”评选等系列工作,推动“双减”作业在全市落地生根。

  六约学校数学科组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作业,结合生活实际布置动手操作整理及亲子互动游戏;坪地中心小学四年级语文备课组以“关注核心素养,践行文化育人”为主题,鼓励学生制作阅读手册及阅读卡,开展阅读分享;云和学校开展“云和美好少年”评选,打造击剑、无人机等83门社团课程;扬美实验学校“宜成长银行”与评价体系挂钩……多元化的作业创新与评价改革,正引领孩子们走出“刷题式”比拼的怪圈儿。

  与此同时,2024年深圳全面启动“每天一节体育课”,加之“课间10分钟”微运动的兴起,掀起“双减”的又一轮新浪潮。天誉实验学校以体育课、社团课交叉的形式,覆盖篮球、足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啦啦操等多个项目,组织跨学科融合教学,让体育成了一种生活态度;盛平小学六(1)班史远航同学的课间“炫舞”引来学弟们的挑战;龙外集团云和学校动感十足的室内操让学生获得充分舒展……

  “校家社”协同育人集聚优质资源

  “我们认为‘双减’的核心是‘减’,学校坚持精准施策,从源头上减少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通过优化课程设置,提高课堂效率,严格控制作业总量和难度,增加作业针对性和有效性,可以让学生在有限时间内完成高质量的作业。”

  采访中,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龙岗学校校长于鸿燕表示,我们还提出“双减”的核心也是“增”,学校注重提升教育教学的质量,增加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深化课程改革,加强五育并举,努力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双减3年来,学生课业负担得到有效减轻,展现出良好的综合素质和发展潜力,学校成果不断,文化体系实现了迭代、课程建设不断完善、各级各类业绩成果呈井喷态势。

  于鸿燕感触最深的是,双减以来,从家长学校到社区共建,从“家校智航中心”应运而生到学校“车模馆”成立,从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到来自社区的“白眉拳麒麟舞社团”开设,从“名师送教到社区”到社区图书馆、共享花园和北京中医药大学深圳医院共建系列项目启动等,资源共享让孩子们获得了越来越优质的发展空间。

  综合整治让校外培训“改弦更张”

  深圳市金翅膀教育集团创始人李泽红介绍,“双减”政策实施后,培训中心主动转型升级,严格加强内部管理,同时高度重视教学品质,把培训机构真正办成了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

  作为“双减”的成效之一,近年来,深圳大力整治校外补课,校外培训市场“虚火”明显下降,过度生长现象得到有效遏制。龙岗区教育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科相关负责人介绍,3年来,该区原有审批或备案的校外培训机构96家,已100%完成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机构“营转非”,并加强了预收费资金全流程监管工作,监管资金数额最高达320余万元。

  得了“闲”的孩子们被引领着,走进3点半课堂、多彩社团、课后延时服务,在这里找到了兴趣、爱好和提升综合素养的“乐土”。记者了解到,截至2023年底,龙岗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共计开设6411个特色社团,德育体验、心理疏导、劳动实践、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等全面融入课后服务,参与课后服务的师生达36万人,学生参与率达到93.3%。同期的调查问卷也显示,89%的学生反馈“双减”后作业负担有所减轻、75%认为负担明显减轻,95%的学生认为在校课余活动显著丰富和改善。

  全社会教育观念转变“任重道远”

  龙岗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双减”是落实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实际举措,事关基础教育体系、教育生态和育人格局。3年来,经过各方不懈努力,校内减负提质受到普遍欢迎,全社会支持和认可“双减”改革的良好氛围逐步形成,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有效减轻,但全社会的教育观念转变,仍然任重道远。

  采访中,龙岗区教科院初中教研部副部长梁宏鑫也提出,“双减”是一次系统工程,一则旨在减轻学生过重的负担,二则是要实现教育公平,降低资本对教育的捆绑。国家接连出台了一揽子的政策,涵盖了“教育观念、教育体系、育人方式、教育评价、家校协同”等多方面的深刻变革,就是在以行为影响观念,从而带动整个社会转变教育风气。其中,“五项管理”对中小学生的手机、睡眠、读物、作业、体质管理作出了明确规定,它既是“双减”工作的具体抓手,也是促进学生身心健康、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的重要举措。“双减”减下来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了提高孩子们的综合实践能力和综合素养、培养高阶思维上,这些能力并非显性的、即时性的,但最终会影响学生的终身成长和发展,并需要时间去证明。

  记者手记

  放下心头的“书包”

  记者曾尝试在学校门口给孩子们的书包称重,然而与“称重”带来的震撼相比,与家长、孩子们的交流似乎更能说明问题。

  对10位来自不同区域、不同学校的四年级学生的调研显示,7个孩子未参加学科补课,但报了一门以上的校外兴趣班,其中一个孩子很骄傲地告诉记者,他报了八门兴趣班,日常四门、周末四门;有4个孩子明确表示,父母会额外布置作业。一个有着天然羊毛卷的女孩平静地告诉记者:“学校作业我1小时以内就能完成,家里布置的作业,我每天要做2个小时……”

  无可否认,“双减”之下,教育的“军备竞赛”依然暗流涌动。学科类培训“众筹私教”“住家教师”等,隐蔽性极强;非学科类培训资质审核、预收费治理等还未有效合围;校内“提质增效”不均衡、作业针对性有效性不强、课后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校外资源统筹不足等问题客观存在。最为重要的是,家长中“我减你不减”的焦虑和怕孩子吃亏的担心,对每天一节体育课的理解不足,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双减”走深走实。

  教育改革是一项长期且艰巨的任务,双减还将持续,未来教育将沿着“减”有方向、“增”有质量,持续加强管理规范、课程迭代优化、评价新质赋能,强化校家社协同,为孩子们的成长、发展提供更好的支撑。

  当有一天,孩子们肩头的“书包”轻了,家长们心头的“书包”也放下了,教育将迎来更加美好的生态。

编辑:单铭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