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头条标题
凡人亦英雄
发表时间:2020-09-14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尹起贺生前英姿。 (受访者供图)

  许挺秀生前英姿。

  开栏的话

  英雄就在你我身边。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尹起贺、许挺秀,正是值得我们学习和点赞的身边的平民英雄。本报今起推出“舍己救人 平民英雄”系列报道,通过采访蓝天救援队队友和两位平民英雄的亲朋好友,讲述他们舍己救人的感人事迹,展示深圳这座有情有义有关爱城市的品格。敬请垂注。

  今年9月,广东省见义勇为评定委员会批复了惠州市的申请,确认蓝天救援队队员许挺秀、尹起贺在去年8月于惠州白马山救援被困驴友、突遇山洪英勇牺牲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此前不久,在“2020感动深圳”晚会上,他们被追授为第十七届深圳关爱行动“十佳爱心人物”。

  一年来,两名救援队员的事迹从未被人们遗忘,他们作为平民英雄应有的荣誉与褒奖,也越来越明确。面临巨大危险的时刻,他们用专业与勇气,以及发自内心的善良,做出了舍己救人的抉择。

  平凡者的伟大,才是最为震撼人心的力量。英雄之名,他们当之无愧。

  最不能外借的安全带,他们给了驴友

  时间倒退回一年多前。2019年8月25日的白马山,大雨如注,雷声低沉。

  上午7点多,蓝天救援队队员那锐先护送伤员下山。她回头对着尹起贺、许挺秀拍拍自己的蓝色头盔,两位队友也回应以相同的动作。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意思分别是“我们先下撤了”“知道了,待会见”。

  那锐一直没有等到这个“待会”。在三小时后,最后一名下撤的被困驴友也下山了。 尹起贺和许挺秀一直没有回来。

  此前,他们冒着台风带来的暴雨,连夜上山找到受困的17名驴友,为受伤的驴友进行包扎,固定在卷式担架上并转移下山,已经花了一个通宵,费尽了体力。

  天亮时分,所有人员撤离到一个悬崖处,救援队搭建下撤通道,协助驴友撤退。在最后一名驴友小郑下撤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锁扣卡住了,察觉这一情况后,原本站在低处接应的许挺秀很快爬了上来,她解开自己身上的U型锁,换掉了小郑身上卡住的锁扣。小郑没有使用器械的经验,尹起贺和许挺秀一直耐心教她怎么使用,许挺秀还贴身护送她下撤到悬崖下。

  直到所有驴友安全撤离,尹起贺和许挺秀才拿回了自己的安全带。而在平时的训练中,所有队员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老公/老婆和安全带不能外借”,在危险关头,这是救援队员们的性命所系。

  没想到,最危险的时刻真的来了。水流越来越急。“你快点,再不走今天就把命丢到这儿了!”撤到悬崖下,小郑听到领队吼她,挣扎着爬出溪谷。

  一场山洪漫过了溪谷。谁也没有再看到当时在溪谷里的尹起贺和许挺秀。

  队友们花了一天,找到了许挺秀的遗体,又过了一天,是尹起贺的。

  大家不胜悲痛。这是蓝天救援队第一次有队员牺牲,媒体报道将他们称之为“中国民间应急救援史上牺牲第一人”。

  那锐发了条朋友圈:“原来天上有两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岗位,需要在世上挑选两个人,必须是这个世上最有担当、最有责任心、最善良、最积极向上、最阳光、最正能量的人才能胜任,所以你俩就被挑中了。”

  “舍己救人,是最符合他们内心品质的选择”

  很长一段时间里,队员们没有办法接受两位队友的离去,但他们后来不断复盘和回想两人加入蓝天救援队以来的情景,他们也开始明白:舍己救人,是最符合他们俩内心品质的选择。

  “谁都知道,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留到最后是最危险的。但他们还是留下来了。”副队长徐伟明说。

  “如果是我,我可能不会让出安全带。但如果是他们俩,确实会这样做。”那锐后来回忆说。

  网名“佳贝”的尹起贺被队友们称之为“贝老师”,他2013年进入蓝天救援队,是深圳蓝天的第一批队员。从外出执行任务,到队里各种琐事,他都积极承担,从无怨言。每次出任务,他都是背负最重的装备,甚至牺牲后被找到时,仍然紧紧背着他沉重的救援包。

  在蓝天救援促进中心办公地的墙上,挂着受助者们送来的锦旗。2016年石头河救援行动、2017年9月求水山搜索、2018年七娘山坠崖救援……其中有多少次救援有“贝老师”参与过,队长王长福已经记不清了。入队后,尹起贺一直是队内最核心的队员之一。

  “贝老师安全意识非常强,而且很认真。他经常因为一个技术问题,会和队友争论很久。”队友莹莹说。而在王长福眼里,尹起贺脾气特别好,从来没见他跟别人红过脸。“他是个慢性子,每个细节都要做到位。”

  许挺秀则是2017年来到蓝天救援队的,入队后积极参与到培训和救援工作中,牺牲前一年,她是整个蓝天救援队培训出勤率最高和任务参与时间最长的队员。一有任务,许挺秀二话不说就换上蓝色制服出发。

  弟弟许挺华回忆,姐姐以前一两周就会回一趟爸妈家,跟家人一起吃饭。有一次过年前,他们聚在一起吃年饭,结果姐姐收到了救援任务马上就走了,晚上也没回来吃饭。而许挺秀的同事也发现,她身上有时候会带一些伤痕。问起的时候她才淡淡地说,自己去执行救援任务了。

  她把随时应召救援当成自己平常生活的一部分。正如许挺秀说过的那样:“我们选择做一个好人,并不是因为要得到好报才去做,更应该纯粹为做一个好人而去做。”

  是真英雄,也是普通人

  在蓝天救援队里,尹起贺和许挺秀是生死相系的队友,而平时生活中,他们又过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尹起贺来自山东一个农村家庭,在深圳从事程序开发工作。在朋友们看来,他的生活有些单调,除了工作就是救援,再无其他。他没有女朋友,救援反倒更像他的恋爱对象,他曾发过这样一条朋友圈:“如果不肯为她花钱,如果不肯为她花时间,拿什么来爱她?我亲爱的蓝天救援队友。”

  他身边的朋友一直想不明白,尹起贺的钱都花到哪去了。在深圳打拼多年的他,仍租住在一个简朴的、月租仅600元的房子里,上班要花两个小时。在尹起贺牺牲五天后,队友们到他家收拾东西。小小的屋子里堆满了救援装备,却连灯都没有一个是好的。“为什么他把自己过得那么‘糟’,却把事做得那么好。”队友们十分感叹。

  尹起贺专注于自己喜爱的事业里。他的同事经常看到他一大早在办公室练俯卧撑,一组50个,一天做两组,从不间断。对于救援,尹起贺有种近乎虔诚的态度。在他去世后,队友们在他的日记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命比天大。在短暂的一生中,我为了什么?我做了什么?那个蓝色的梦还在,我还是我,我是尹起贺……考验自己,挑战自己,认真体验自然与社会,及早发现人生规律……”

  在追悼会上,尹起贺的堂哥在致辞中说:“弟弟,你‘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的情怀,让我感觉到你的专业精神、你舍己为人的大爱。假如你还活着,家里人一定继续支持你追求你的梦想,实现你的蓝天梦。你听到了吗?”

  那锐说,队友们后来都觉得,生活对尹起贺来说只是躯壳,只有穿上蓝天救援队的衣服,才是真正的他。

  而许挺秀则是另外一种人。生长在深圳的她,是一名内心丰盈、生活丰富的都市中产。她爱看书、爱喝咖啡、爱潜水,在公司她是严厉风行的高管“Sam姐”,在家中她是温柔孝顺的女儿,在朋友心中她是可靠热心的好姐妹。而穿上蓝天的制服,她就是果决勇毅的救援者。

  作为服装公司的区域运营经理,下属们对她的评价是“严厉果断又可爱善良”。在工作外,朋友、同事的困难,只要力所能及,她都会出手相助。“姐姐去世后,不少朋友把姐姐借他们的钱还了回来,我们才发现,原来她帮了那么多人。”弟弟许挺华说。

  2006年,许挺秀在罗湖买下了一套小房子,收拾得很舒服,周末经常约朋友到家里来聚会。后来,她养了一条拉布拉多犬,取名“肥多”,她对这条可爱的小狗非常宠溺,不管工作多忙,即使刚刚出差回来,也会每天带着“肥多”到楼下散步。

  “大小姐”是许挺秀在队里的网名,而在队友们看来,她更像一个大姐姐。“她是那种相处让人特别舒服的人,像一个大姐姐的性格。”队友刘蓉告诉记者。

  许挺秀爱读书。据同事回忆,平常办完公事,许挺秀几乎是书不离手。同事Wendy曾经有一次开会的时候看到她带了一本《苏菲的世界》,印象很深。见有人对自己的书感兴趣,她会直接在微信群里发书单,列了一个500多本的藏书单,谁想看都可以找她借。她的家里有整整一面书墙,在她牺牲以后,家人把这些书捐给了龙岗区图书馆。龙岗是许挺秀从小长大的地方,龙岗图书馆也开辟了一个专柜存放她的藏书。

  重情义的她,也被她身边所有人所深深怀念。“老大,你这张照片好帅,像明星。”与许挺秀经常工作接触的一名郑州分公司员工,在她去世后,仍然坚持给她发微信,还将网上一些报道发给她。有时啥也不说,就发一个字:“姐”。

  而在蓝天救援队的“运动达人打卡群”里,每天都会有队友多做一遍,把视频发到群里,替“贝老师”和“大小姐”打卡。至今,群里每天打卡名单的前两个人,仍然是“大小姐”和“佳贝”。

  半个多月前,在白马山救援行动的周年纪念之时,深圳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再次登上了这座山。那天的白马山,日清景明,流水潺潺,远不似去年风暴中的情景。“白马留英魂,热血铸丹心”,在他们做的救援纪念碑前,大家默哀、敬礼,再次向队友致意。被救的驴友们也带着花来了,他们说,以后每年他们都会来。

  在长长的沉默里,队员们互相拍了拍肩膀,他们想起了许挺秀的同事窦川说过的:“这个世界上原来一直有伟大的人,他们默默守护着需要帮助的人,而后又默默地离开。他们只能是无名英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伟大。”

  ■ 深圳特区报记者 韩文嘉

责任编辑:陈昕辞